故事是一把丰富生命的钥匙

小时候,我们最喜欢读童话故事书及绘本,长大一点,我们看卡通、从课本读到名人的经历,知道几本必看的古典名着,虽然真正读完的不多,却仍然记得《水浒传》里面的梁山泊108条好汉、《西游记》里唐三藏取经的故事⋯⋯故事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一点也不重要,因为好的故事,会留在人们的心中。

故事,是打开生命的钥匙

为什幺要说故事?郝广才豪爽地说:因为每个人都喜欢听故事!

故事最容易拉近人与人的距离,况且,我们如果想传递重要的讯息或人生的道理,都必须靠故事来传递,像《圣经》、《左传》皆是。

有时候我们回头去看那些经典故事,会发现里面使用的文句及辞藻非常优美,例如安徒生《人鱼公主》、或曹雪芹《红楼梦》,但是我们可能不记得它写了什幺,只记得「故事」本身。郝广才说,文句及辞藻是故事的加分条件,文句及辞藻再好、再优美,留下来的还是故事本身,他们都是为故事而服务的。

那幺,故事是为了什幺服务?郝广才说:人。

郝广才说,大部份的故事都是「有目的的追寻」,虽然最后结果可能跟原先设定的不太一样,无论成功失败,从主人翁追寻的过程当中,读者可以从中观察到如何克服困难、实践梦想,或是对堕落、背叛感同身受。

要了解一个人,看的不是他去了哪里旅游、拍过哪些餐点照,而是从他看了哪些书来判断。多阅读,不仅可以从故事中学习,即便遭遇迷惘、或挫折,也可能在故事里发现与自己相似或类似的经历、可印证的理论与依据,进一步透过这样的机会更了解自己、找到与自我的共鸣,或发现你意想不到的应变方法。郝广才说:

举例来说,当你到欧洲旅行,你知道《歌剧魅影》(The Phantom of the Opera)是经典歌剧,但如果你不了解背后的脉络与故事,没有下过功夫,在观赏的当下你可能很难看出它哪里好;如果读过《福尔摩斯》(Sherlock Holmes),伦敦的贝克街就会增添推理悬疑的色彩;《尤里西斯》(Ulysses)的书迷来到都柏林,各种琐事或感触可能都会更为丰富。

郝广才说,故事可以丰富你的生命,它本身就是钥匙。读的故事太少,有些人说的东西你有听没有懂;读的故事多了,钥匙越来越多,就会丰富你的思考模式,遇到各种状况,才有转圜的余地与余力。

故事是一把丰富生命的钥匙

真实,有时比虚构故事更精彩,然而,绝大部份成功的虚构故事,基本上仍有相当真实的一面,并涵盖了大量的知识。

举例来说,我们可以从《鲁宾逊漂流记》(Robinson Crusoe)看到求生知识与建构的过程、由《小王子》(The Little Prince)中看见爱情与关係的独特性;现代人想了解自己,推理小说作家东野圭吾作品中对于人性的描写,虽然引起激烈讨论,却有让人想阅读的动力。故事搭配知识,更有力量。

郝广才表示,故事最基本的原则,不外乎抓出「追寻」的主轴——从问题、任务,自己的嚮往、忽然面临的困境都可以。设定好「问题」后,就要製造「冲突」、再来「解决」,最后「回归」,如何克服困难、回到原点。古今中外大部份故事都有迹可循,当然也有变形,而每个伟大的变形,就是新的说故事的方法。

至于说故事的灵感来自哪里?郝广才说,灵感不是守株待兔、运气好捡到,反而像打猎,你要不断去森林里面捕捉,会慢慢懂得怎幺找灵感、从哪里连结过来,是可以「训练」出来的。灵感、创造力可能来自好几扇门,如果你读的书够多,就能找到相对的思维模式来串连看似零碎的片段。

故事读得太少、或懒得透过故事去累积智慧,渴求有速成撇步、招式就能打通任督二脉,这是不少现代人的心态。
郝广才用牛肉麵v.s泡麵来比喻:

除了多读书,郝广才也建议想说故事的人要「写作」。因为只读不写,故事永远都是别人的。写作必须具备「观察力」,第二要有蒐集、整理资料的「组织力」,再来第三要有「思考力」,能够消化、思考用什幺路途去走,最后也要有「行动力」真正去写,才能留下自己的故事。

 

真如苑第二场:用故事洞察世界,玩转创意人生
讲师:郝广才|作家、绘本作家、节目主持人
时间:2017.09.16(六)14:00-15:30
地  点:真如苑乐群馆(台北市中山区乐群三路 310 号)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