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母模糊亲子和朋友的界线,可能阻碍孩子的未来!

朋友的定义,是一个与我们有感情的人,我们喜欢和他相处;当在一起时,双方互相喜欢,感觉会很好;当有需要时,他们会给予我们支持,倾听我们的问题,并接受我们不那幺好的那一面;当我们询问时,朋友也会给予建议。

父母模糊亲子和朋友的界线,可能阻碍孩子的未来!

父母要做的是养育、教导、指导、设定规範、品德指引,并提供食物、住所与爱给孩子。朋友和父母的身分,可能有一些个别项目重叠,但他们绝对无法互相比较。例如:朋友可以倾听你的问题,但我们会期待父母除了倾听问题外,还要提供孩子建议和指引。当触犯规则时,训斥我们不是朋友的工作,父母才是那个必须给予惩罚的人。

朋友和父母的界线很容易分辨,因此两者「职责」也应该分开。许多父母可能存在一个观念,认为当孩子的朋友可以确保孩子喜欢自己。这个观念造成许多父母模糊了两者的界线,认为试着成为一个酷爸爸,可以与孩子一起吸食大麻,并且大聊自己的「混蛋老闆」;或者妈妈与十五岁女儿可以一起同情那些「令人毛骨悚然」的高中老师,然而这件事并不是妈妈的责任,应该是女儿朋友的工作。父母错误地认知这种作孩子朋友的行为,可以获得优秀父母奖,还可以成为孩子的好榜样。不幸地,父母模糊了亲子和朋友的界线,只是企图满足自己的需求,但却全面伤害了孩子的未来。

作为父母不表示你不该与孩子一同玩乐,你绝对可以跪下来假装自己是一匹马,让孩子骑在你背上;与孩子玩球、搭云霄飞车、看电影和玩游戏。花时间和家人相处赋予了生命意义,所有人都该带着热情去做这件事。可是,我们与朋友相处与花时间和孩子同乐,方式绝对大相逕庭。一位父母不应该给孩子他们是同侪或双方「平等」的印象。父母必须确立自己是家中老闆的角色,因为孩子需依靠规则和界线才能顺利成长。

倾听年幼孩子述说他的经验及一天生活细节,是父母的工作。倾听孩子的声音和让孩子表达想法是成长的关键──这幺做可以让孩子感受你的关心,而你的关心对他们发展自尊和安全感极为重要。让孩子随时愿意接近你,代表孩子总是感觉你们双方沟通管道畅通,而且和你说话很安全,但不代表可以让他打断你和他人的对话或使用不适当的语言,也不代表他可以口无遮拦地跟你说话,而不会被纠正或得到惩罚。

以哈利为例,他是一个粗暴的八岁男孩,他从学校回家,告诉爸爸:「我今天揍了保罗鼻子一拳。我们在校车上,他撞到我,我就揍了他。反正他是个怪人,我也不喜欢他。而且校车司机没有看到,所以我没有受到处罚。」他爸爸回应:「你是用左钩拳还是上钩拳?哈哈!我开玩笑的。」对话就此结束,关于这件事,他爸爸没再多说一句话。可能他为儿子会出拳打人感到骄傲;可能他很高兴儿子不是被打的那个人;或者他觉得自己儿子表现得像个男人,自己也与有荣焉。

无论原因为何,在这个情境中,他爸爸表现得像是哈利的朋友。不但没有询问哈利为什幺讨厌保罗,也没教导哈利如何表现出适当的行为。他只有开个玩笑,白白浪费了一个绝佳的教导机会。他需要以一种平静的方式去探讨这个事件,而不是用简单的玩笑带过。

在孩子年幼时,他们一定会遇到自己不喜欢的孩子,而父母应该要在旁边引导。有时候我们会没有理由地不喜欢某人,但大多时候那个人一定有某些行为,提醒了我们不喜欢自己的地方。哈利的爸爸可以要求哈利尝试并思考自己为什幺不喜欢保罗,当哈利试着给予一个理由时,他的大脑也会同时成长。他可能会耸着肩膀说:「我不知道。」或者说:「爸爸,他是个卑鄙的孩子,他会欺负校车上比他年幼的孩童。」

无论哈利打人的理由是什幺,那是他的理由。他爸爸接下来可以根据这个理由协助哈利想出解决方法,下一次若发生类似的情况,哈利就可以处理得更好。爸爸可以告诉哈利:「在你接下来的人生里,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人,你不能因为他们撞到你,就揍每个人一拳。」下一步是哈利要学习如何用更好的方式处理。他爸爸可以带领他经历解决问题的步骤:定义问题,给予可能的解决办法(不包括揍别人的鼻子一拳),然后执行可能的方法。但因为哈利的爸爸想要成为「酷父母」,所以丧失了让哈利从中学习的机会。

父母模糊亲子和朋友的界线,可能阻碍孩子的未来!《觉醒教养,从10个练习开始》

推荐阅读